物流人通勤之苦:郑州市区生活中牟上班 每天上班3小时

2018-06-10 06:09

  常住人口一半以上住在五环以外,但是他们上班的地方主要聚集在中关村、西二旗、望京和国贸这四大区域。

  工作区和居住区的明显分割,让通勤距离和时间都排在全国第一位,通勤的速度位居全国倒数第三位。平均通勤时间52分钟,平均通勤距离19.2公里。

  依此来看郑州,上班地与居住地相差较远的商户,也大有人在。有的在新郑物流园上班,却住在市区,往返六七十公里,途遥远,;有的就在批发市场附近住,上下班只不过十分钟时间。

  因为行业对场地和货运中转的要求,物流园区和物流公司大多集中在郊外,再加上随着去年郑州物流园区金三角的外迁,郑州物流园区慢慢开始向新郑、四港联动大道等区域聚集。

  物流公司距离主城区越来越远,这直接导致物流从业人员普遍通勤时间拉长,他们要早上6点起床,每天花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上,上下班成了漫漫长。

  九零后张超(化名)是其中一个深受其害者。他去年从广州返郑,从事物流货运平台工作。公司办公地点不固定,但是对接的客户主要分布在中牟县、郑州市107国道与黄金大道交汇处,而他本人在郑州市工人淮河居住。

  “苦恼不小!如果自驾上下班的线公里左右,日均油耗开支大,没有自驾车的话,每天这样来回往返,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上,工作效率低下。”张超吐槽道。

  张超举了个例子:他要去郑州德邦位于中牟的总部,全长约37.9公里,上需要花费1-2个小时,“先骑单车20分钟到地铁口,做地铁到郑州东站,花费20分钟,然后转乘319公交车,耗费40分钟。”

  “回城时需要同样的距离和时间,等于说别人一天上8小时班,我一天得需要11小时。”张超说。

  他的室友在一家位于郑州南三环与京港澳高速交叉口附近物流园上班,开车上下班,但依然要花大量时间用来通勤。室友所在公司8:30上班,他需要6点起床,上开车40分钟,晚上回到家基本在9点多。

  随着批发市场向四环外搬迁,郑州南四环以南也成了批发市场与物流公司的聚集区,比如郑州百荣世贸商城、华中万货城、华商汇、郑州华南城以及新郑黄金大道沿线号线延长线的开通,让这段通勤变得轻松许多,包括华南城在内的批发市场受益。然而,过了郑州南四环,往新郑龙湖方向的通勤状况仍需改善。

  张玺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副总裁,公司在新郑郭店镇,他本人在郑州国贸360附近居住。从家到公司大概30公里,他直言,花在上班上的时间一个小时起步。

  “市内快速通过时间确实快,但是出了四环到龙湖新郑就快不起来了。快速确实效果差异很大。原因是从南四环到龙湖,车流量大、红绿灯多。”

  去年,他所在物流园区位于小刘庄,随着这个物流园金三角的外迁,他工作地也随之南移了十几公里,自然通勤时间拉长了约三十分钟。

  搬家,对于人到中年的张玺来说不现实,“我不可能跟随着公司换场地而搬家,这样的话,孩子上学、妻子上班、老人居住等问题,都会浮现出来。”

  在张玺看来,随着城市版图的持续扩大,交通压力增加是自然现象,通勤成本、工作地方的远近也是工作择业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换工作、还是搬家换居住地是一个天平选择的问题。

  郑州、新郑两地长期辗转,他也总结了通勤规律:中州大道每天上下班堵车都有规律,金水东到东风北到南方向高峰期会堵车,南三环到郑汴南向北高峰会堵;出了南四环后,每天就那几个地方堵车老107国道、小刘桥附近是老堵点。

  郑州是一坐火车拉来的城市,围绕郑州火车站形成了寸土寸金、日进斗金的商圈。这里密布着银基、锦荣、世贸等服装市场,凯盛通讯城、通讯新天地等通讯器材类专业市场,以及万博商城、郑州小商品城等小商品针织市场。

  “经常堵!”曾在郑州火车站服装商圈工作的蔡先生依然记得去年9月份的事,“那会儿正值服装旺季,我7:20走到钱塘下桥口,就开始堵,一直堵到11:40左右,进了停车场,此时也接近中午了,直接上公司食堂吃饭了。中间堵了四个多小时,眼看着公司就在跟前,就是进不去。”

  蔡先生家住郑州东区白沙附近,一般开车走陇海高架上下班,距离大概22公里。他7点起床,7:45出门,一般20-30分钟到公司。

  对拥堵有相似感受的还有罗女士,她在银基广场做服装批零生意。公司员工都在银基附近住,她一个人在郑州东区住,买的建业天筑房子。房子购买于2014年11月份,一平米价格近2万元,如今增值到4.5万元。

  “因为做服装批发,早晨走的早,不咋堵;但晚上下班回家很堵,六点下班,七点二十分才能到家。”罗女士对比称,“员工在公司附近住,步行几分钟就到家了。”

  相比,在郑州火车站服装商圈做男装生意的魏先生,就更具有典型性了。为了方便上下班,他直接在火车站商圈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并赶上了房价升值时代。

  “之前离单位5公里,开车上下班,上堵车,外加停车困难,在上要浪费一个小时时间。为了节约2个小时,就搬到了公司附近住了。”魏先生称,2016年在公司附近买了套房子,当时一平米价格在17000元左右。

  女装品牌老板杨女士,有相同经历。她也在火车站服装商圈开店,2011年“为了工作、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上”,就在公司附近买了房子,虽然“绿化很少”。当时房子一平米价格在9000元左右,如今涨到了1.5万元。

  事实上,交通拥堵和行业布局有其内在特点。张玺总结,除去交通不合理和车祸因素外,有特定人群到特定区域通勤因素造成的堵车高峰,行业都有各行业的聚集区,不同人群收入和家庭情况就会形成城市区间的上下班通勤高峰。

  他认为,要从城市、交通长期规划这个源头进行治理,新区规划与交通规划应该是一盘棋,一个连着一个新区出来后,后期再规划交通,会导致交通赶不上后期快速发展的结果。